极速排列3玩法

极速排列3玩法-项羽墓

时间:2019年12月31日 01:29:09 出处:

責任編輯:劉雲

(香港 記者 文森)修例風波持續至今逾半年,煽暴派為貫徹其「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權主義,製作所謂的「黃色經濟圈」(簡稱:「黃圈」)繼續打壓、欺凌、污衊持不同政治立場的「藍店」及市民;而與暴徒同流合污的「黃店」獲「黃絲」網民「盲撐」。■泛暴派大搞所謂「黃色經濟圈」,有「黃店」張貼告示聲言不接待警員及其家屬。香港記者 攝■泛暴派大搞所謂「黃色經濟圈」,有「黃店」張貼告示聲言不接待警員及其家屬。香港記者 攝「黃店」姑息養奸後患無窮,繼要向煽暴文宣上繳利潤作「抗爭」用途、向「黃絲」提供優惠後,最近煽暴派推出虛擬貨幣「抗爭幣」,用盡各種「哪渣」手段強迫「黃店」或未入圈的店舖使用「抗爭幣」。事件引起商戶反感爆大鑊,觸發「黃店」內訌,日前發行商突然宣佈「抗爭幣」即日停止運作,卻無交代善後安排,商戶、市民手上的「抗爭幣」頓變廢幣,有網民質疑「和你shop」終變為「和你騙」。為暴徒提供捐助的「星火同盟」早前因為涉嫌洗黑錢,銀行戶口內逾7,000萬元存款被凍結,自此一班自稱從事資訊科技的「香港公民鏈」組織成員醞釀推出虛擬貨幣「抗爭幣」(HKPC),以脫擺政府的監管,並隱瞞捐款來歷,令捐款者的身份保密,同時也有擾亂香港金融貨幣體系的圖謀。店方要捐部分作抗爭根據「香港公民鏈」的構思,「抗爭幣」是「黃色經濟圈」的附屬品,市民向抗爭基金每捐一定金額的捐款,即可兌換相等幣值的「抗爭幣」,長遠而言「黃店」只能接受「抗爭幣」作為結算貨幣,而店方要將部分「抗爭幣」捐作抗爭資金,以支持煽暴派繼續可以食「人血饅頭」。不過,「抗爭幣」最搵笨的地方是它不能轉換成港幣或美金,加上比特幣、幣少爺等騙案給大家的沉痛教訓,心水清的商戶、市民都知這個「抗爭幣」騙局味濃,甚至有網民破口大罵煽暴派「趁亂斂財」,所以推出初期反應一般,首日只發行200多個「抗爭幣」。屈未入圈店做「黃店」為使「抗爭幣」普及使用,煽暴派文宣耍「賤招」,強迫「黃店」使用,否則就踢出圈;同時文宣組還無賴地「老屈」一些未入圈的店舖為「黃店」,並聲稱店方接受客人以「抗爭幣」結賬。荃灣「Return coffee」咖啡店就是其中一個苦主,店方日前發文帖爆大鑊,指自己在不知情下被標籤為「黃店」。文帖說:「昨日有客人問我哋係咪可以用HKPC消費,消費完有HKPC領取?」店方被搞到一頭霧水,反問什麼是HKPC,才知這是「抗爭幣」的英文簡稱。跪低致歉 終停止運作店方幾經追查才知自己「被入圈」,遂直接向「香港公民鏈」對質,得悉原來對方單方面將該店列入「認可商戶」名單中,店主向其他同行了解,「原來佢哋(行家)情況同我哋一樣,都係唔知情!」「Return coffee」及其他「黃店」在網上唱衰「抗爭幣」後,「香港公民鏈」一片狼藉,「抗爭幣」更是臭名遠播。日前「香港公民鏈」終於跪低,在社交平台致歉,「我們之前網頁所列出的認受組織及商店是我們單方面認為對抗爭有支持而列出,我們對他們帶來不便致歉。」「香港公民鏈」同時宣佈「抗爭幣」壽終正寢。文帖說:「本項目(指「抗爭幣」)因為未能處理好發行上的安全問題,引至公眾產生個人私隱及安全擔憂,本項目決定即日停止運作。」由於「抗爭幣」不能兌現,也沒有貨幣交易平台,如今項目說停就停,已發行的「抗爭幣」如何處理?「香港公民鏈」完全沒有交代,所以消息一出令網民譁然,大呼「咁快爆煲?」有人更大罵:「垃圾中的垃圾!」網民Neil Chan揶揄說:「如果是正當的事,為什麼那麼快就停,兄弟爬山?講就好聽。」對於「香港公民鏈」無交代已發行「抗爭幣」的善後安排,不少網民大表不滿,更有人警告說:「香港警察商業罪案調查科都好出名。如果要麻煩他們(立案調查)就不是很好,和大家講清楚好嗎?」騙局有前科 皆因「殘粉」多「黃圈騙局」罄竹難書,過去一段時間,不少別有用心者以「爭取民主、自由」等口號作幌子,搞五花八門的籌款、市集等活動斂財,騙盡腦殘的「黃絲」。個案一:慣犯吸水搞年宵 泛暴擔保人卸責最經典的「黃圈騙局」可算是泛暴派眾籌80萬元舉辦年宵市場「和你宵」的活動。最後被人發現眾籌網站負責人Steve(化名)有「呃錢」、走數前科,他所屬的團隊「CREATOR STUDIO」在2016年12月於眾籌網站Kickstarter推出桌遊(boardgame)「世界議事會」(The World Council),承諾2017年2月發貨,最後「超額」籌得56.8萬港元,卻未有如期出貨給所有眾籌者,引起大批眾籌者不滿,成立苦主區炮轟他「走數影衰香港」。爆發修例風波後,Steve所屬的「HK Apocalypse」團隊又再惹質疑,其中10月推出黃色頭盔形狀的迷你喇叭,惟遭踢爆未獲授權便將歌曲預載至其產品,事後須把歌曲下架才可出售,「HK Apocalypse」被人質疑有「掠水」之嫌。但「HK Apocalypse」未有就此罷手,之後繼續製作「手工製霓虹燈」,亦推出多款「連狗」、「連豬」、「頭盔豬嘴」燈牌,被網民質疑有吃「人血饅頭」之嫌。本月Steve再重施故伎,邀請候任北區區議員張浚偉做監察人,為年宵市場「和你宵」進行眾籌。有捐款人曾就「和你宵」賬目問題質詢主辦單位,得到的結論是:眾籌事務極不透明,「和你宵」團隊管理資金、投資、掌控權力、主導市場方向,而核數師只會為出錢人做數,根本無公正可言。醜聞曝光後,張浚偉即割席稱自己從未參與,名字被使用只是「誤會」。不過,在Telegram群組有出錢眾籌的網民質疑「張浚偉一定知啲嘢」、「要搵張浚偉找數囉,唔找數就交人。」個案二:店東扮病呃捐款 「黃絲」網欺追債「黃店」是一種營銷噱頭,也是騙人伎倆,一名荃灣串燒「黃店」老闆娘聲稱患有淋巴癌,尚欠10萬元才夠錢接受化療,旋即吸引一班「腦殘」的「黃店」老闆及「黃絲」食客為她籌款,48小時內已「超標」籌得逾20萬元,老闆娘還做戲做全套在fb感謝善長,承諾會「撐下去」。不過,之後她被踢爆講大話,並無罹患癌症,一眾被騙的「黃絲」惱羞成怒,發瘋似地向她追討捐款,還網上起底把她的個人資料、子女相片一一放上網欺凌,以及恐嚇要報復。

猜你喜欢

友情链接: